临别赠言给母校什么样的父母会希望子女过得比自己差-方圆

什么样的父母会希望子女过得比自己差-方圆

对亲情洞察入微的朱自清在散文《子女》中曾写道,他与俞平伯讨论子女问题时,有一个共鸣白奇伟,无论子女成器与否,“总不希望比自己坏咯”。按常理说长毛狗电影,这个结论毫无争议,什么样的父母会希望子女过得比自己差?绝大多数父母将半生心血倾注在自己子女身上,宁可负天下人,也不教天下人负他子女,不是很正常么?
但我客居北京多年威县吧,每逢佳节返乡,才突然发现“父母总不希望子女过得比自己差”似乎也并不绝对。

除夕,包括奶奶、父母、叔伯兄弟在内的一大家人在大伯家吃年夜饭。
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那是我即将从重庆回到北京的前一天。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我开始收拾回北京的行李。每年回家,我都会从家里带一些自家做的腊肉、香肠回北京,自家做的确实比较好吃,而且材料肯定好。我见母亲从厨房拿出一大袋香肠,连忙说:“别拿这么多,我能吃多少?你们也留着吃吧。”

母亲说:“你们那儿买不到这种香肠,多带点去可以吃久一点。”我说太沉拿不了这么多,盯着母亲从袋子里取出一大串来,这才甘休。
一旁坐着的奶奶说话了:“你阿姨(另一位亲戚)说北京的橘子不好吃又贵,你在这边买点橘子带过去吧。”
我笑说:“拿香肠都嫌沉,还带什么橘子。”父亲说:“这边牛奶也便宜,家里有,也带点去吧。”母亲听了,想起前两天我说北京超市里柠檬贵的事,让我买一些柠檬带过去。我听了着急,说:“你们说的这些北京都有敖子龙,我吭哧吭哧带过去,省下来的钱还抵不了我人工运费呢。”
父母都不做声了,奶奶还想说服我带橘子,我不理她。把行李收拾完恰克与飞鸟,奶奶也放弃了劝我带橘子的建议。回北京的路上太空嘻哈族,我想,奶奶会不会因此不高兴呢五台山奇情?我一个青壮年男子,多带点橘子并不伤筋动骨,因为嫌麻烦而拒绝奶奶的好意是否不值得呢论语八则?
说实话,担心奶奶是否会生气只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家人间不拘小节芮成刚,没什么好担心的朱家臣。我很快便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家人们总认为我那儿“什么都没有”呢?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北京既是首都,“华实之毛,则九州之上腴焉”,梁佩诗怎么能什么都没有?或者他们并不是“认为”我那儿什么都没有,而是希望我那儿什么都没有呢?
还记得我刚回家时,父母给我做重庆小面吃,会问“北京吃不到吧”,如果我说自从某讲重庆小面的纪录片火了之后北京也开了好多卖重庆小面的餐馆,他们就会给我看某种辣椒,说“那北京肯定没有这种辣椒吧”,或者说“佐料肯定放得不齐全吧”,总之一定要确认北京是吃不到正宗重庆小面的。

看电视也是,父母喜欢看一档重庆本地的相亲节目,我陪着看,因为独特的“土味儿”,我总被逗得大笑不止。父母就说,“北京看不到这个节目吧”,我说平时看其他节目,他们便表示,其他节目没有这个节目精彩,我解释说在网络上其实哪儿的节目都能看得到,父母便一定要说用电脑看屏幕太小,不如用电视机看舒服。
甚至在家里躺着都会遇到这种情况,“北京太干燥吧,暖气太闷人了吧,空气不好气管炎老犯吧”,我都不敢反驳,不然又要讲到重庆以前就是以空气不好闻名的城市不然我气管炎的病根从何而来?
类似的事情有很多,但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只要我提起某样重庆的好东西其实北京也有,父母便会感到失落僵尸夜总会,就像他们盼着我什么都没有似的。只有在我表示北京没有某样东西,父母名正言顺兴高采烈地把这样东西给我,帮我解决了我的需求的时候,临别赠言给母校他们才会由衷地高兴。
这种父母一边希望子女有一边又希望子女没有的心态,让我百感交集。由此我联想到另一件事情邪恶召唤师。
在北京,偶尔自己做饭,总是想复制家乡的精美菜式钢羽,“休说鲈鱼堪烩我本楚狂人,尽西风、季鹰归未”,也会打电话给母亲问菜的具体做法,母亲便在电话里一步一步地教我做。现在想来,真是庆幸自己厨艺天赋低,竟然一道菜也没有复制成功过。
我猜想,无论父母如何细致地告诉你一道菜如何做,他们总不希望你能够复制出那道菜来,即使也能做得好吃,但一定要有不同的地方,否则就这道菜而言,父母与子女便丧失了针对它进行交流的机会。
这样一看,亲情真是神奇的东西,它并不是线性的情感现代军阀,而是矛盾的。但是,时间会改变亲情的形式,但不会改变亲情的本质,亲情就是一种付出。子女渐渐长大,年轻的一代总比老去的一代懂得多、挣得多、身体也好得多,父母再也不能对子女讲知识、给零花钱、带子女看病,子女有的东西,再也用不着父母来给,只有那些子女没有的东西,父母才得以继续付出。两代人之间的亲情,便在这有和没有的关系中巩固着琚翠薇。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不提子女长大了应该由子女对父母付出的这种变化,从父母付出的角度,父母也根本不用担心子女有一天会什么都有,然后就无可付出。
除夕那一天,和父母、外祖父母等一起吃团圆饭时,讲到重庆人做饭的秘诀,大多都跟自家的泡菜坛子有关。外公家有一个祖传的泡菜坛子,我在上幼儿园的年纪,便对那个坛子有印象。一个圆圆的中间肥两端瘦的陶制坛子,上面盖着很沉的盖子,盖子一圈浇上水,达到水封的目的最强教皇。小时候我不懂,总是去玩水,被斥责过几次。
讲到泡菜坛子,家人兴致勃勃,告诉我,北京是永远不会有这种坛子的,即使把泡菜坛子搬到北京去,因为气候的原因,泡出来的泡菜也不会是重庆的味道。
可不是么,家乡的味道是最难复制的。在超市里买两根所谓重庆产的香肠回家煮了吃,就是重庆的味道吗?在网络上看重庆的电视节目,就是重庆的味道吗?环境变了,身边的人不一样,味道当然不一样了。
所谓乡愁,正如周邦彦在《苏幕遮·燎沉香》中所写,“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异乡的事物再好千姬变,最对味的总要从故乡中寻。
编辑丨肖玲燕 设计丨刘岩
记者丨靖力

推荐阅读

曾经最想逃离的家乡,如今最思念的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