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芙.泰勒今天,我想和你聊聊“志趣”-简书大学堂

今天,我想和你聊聊“志趣”-简书大学堂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简书签约作者

图片来自网络
1.
在昨天的那篇《梦想,一个被聊滥的话题》里,我在文末这样写道:
最后还想和你聊一点七日复仇,那就是:梦想是随时可以放弃的东西,但要给人生留下“志趣”。
梦想并不是什么多神圣的玩意,但我再强调一遍,人可以没有什么梦想,但务必要有“志趣”。
志趣,是你生活战场上最坚固的“掩体”。
梦想就如同一片花海,无数人从里面穿过,活到五六十岁,走到花田的尽头,也没能成功摘下一朵孙明楠。
很多人为此失望过,但你别失望,大踏步地穿越那片花海吧,哪怕什么都没摘下,记得把花香留下来,让自己身上带点香味儿。
志趣,就是那么一点香味儿。
有了这点香味儿,给孩子换尿布时,你可以闻一闻。用脸迎接老板的口水时,你可以闻一闻。
爱人背叛时,你可以闻一闻。生活的琐碎与繁杂绑得你喘不过气时,你可以闻一闻。
闻一闻,神清气爽;闻一闻,震慑心魂;
梦想如果不能实现,就把它压缩为志趣,好好地揣进兜兜里林球立,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闻一闻。
闻一闻,超离十之八九,闻一闻,我们更像个人。
昨日行文至此,一看篇幅所剩无几,草草收场,导致若干读者朋友疾呼:嗯嫁妆画?啥是“志趣”?报告!没看懂机械危情!
怪我怪我,这个新名词确实值得展开谈,今天,我就想和你说说,到底啥叫志趣。
先来听个故事吧。
2.
我初中的地理老师姓赵,赵老师是名副其实的“老师”,且“老”出了一定境界:他年轻时教我爸地理理气舒心片,临退休前,又迎来我们这批学生,所以也教我地理。
他身高一米八多,老了也很魁拔,眼睛大得像牛,却不漏神,肩膀一高一低,也不算明显,嗓音如洪钟大吕,对待顽劣的学生以组合拳相迎,对待老实孩子则像同龄人一般嬉皮。
他的妻子去世或是走掉了,我已经记不太清,多年以来都是跟儿子一起过。
我听我爸讲过,关于赵老师和他儿子的一件事情,当时父亲仅仅是当个谈资说给我听,丽芙.泰勒我却听进了心里。
有一年夏天,赵老师的儿子正备战高考,农村的娃,尤其还是在那个年代,压力可想而知。
每天这孩子回到家后,饭都舍不得吃,搬个木凳庶出庶出,趴在家里的土炕上玩了命一样学习。
赵老师有一阶段,不知从哪淘换来一个破录音机,又四处托同事搞来了两盘磁带,里面还都是一些高逼格的舞曲。
一次他回到家里,又见儿子在那闷头做题,右手按开录音机的大硬钮,左手去够儿子的肩膀:来来来,儿子,来陪爸跳一段儿。
儿子嘴里的笔帽差点没吓掉:爸,我可是快高考了……
赵老师仍笑得满脸是牙:来吧,来跟爸跳一段儿!
儿子半天没搭茬,赵老师自己先扭起来了!
儿子实在拗不过,牙缝里挤出一句:爸,我不会跳舞。
赵老师一把将儿子拉进怀里:这才是我儿子,我也不会!
父子俩在一段又一段的舞曲中,跳过了那段最难熬的岁月。
等我初中快毕业时,他的儿子早已“有了出息”,在国外给赵老师寄了很多礼物格格屋,中间还有一张音乐光碟。
父亲跟我讲这事的时候轻松写意,但说心里话,我听完后血都快喷了出来。
你可以试想一下这样的电影画面:在红砖黑土扑成的坑洼地面上,一双大皮鞋和一双运动鞋就着音乐起舞,镜头上移,那是一个不太完整的家,一个皱眉的儿子和一位高大的父亲。
蒙太奇处理,时光流转,十年后,坑洼的地面置换成了流淌着音乐的舞池,漂白的四壁也变得堂皇富丽,人群的中央,一个穿着体面的帅小伙子,搂着一位姑娘的腰,仍是那段音乐,却更加自如欢畅。
“没想到,你会跳舞。”
那个时候,这位小伙子会想起他的父亲。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赵老师那一天天的怂恿,也是在为儿子“备考”,他为孩子准备的争宠这技能,是生活这场大考,没有试卷和习题,他交给了孩子最珍贵与难得的礼物——垃圾堆上的旋律,生活里的志趣。
是的,这便是“志趣”。
3.
志趣二字,含糊不得,少一字便不可成型。
有志无趣史太龙,就成为了脑中思绪万千的可怜人儿,超拔得太脱,终会敌不过。
有趣无志方亦菲,就成了某些笑声嘶哑的自媒体,看似为春药,但总觉少点东西,黄段子都是那么的刻意。
志趣相合,无法一言以蔽之,只好说“牛逼”。
一个有了志趣的人,皮肉是浑厚的,进出游刃有余。
他如果是一个小木匠,你会看到:左边站着一个人,打了他一拳,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然后接着低头,休整他的模具。
这个动作没进行完,右边站着的那个人,又坏意地推搡了他一把,搞得他一个趔趄,他喊了声“有点疼”,然后接着低头,继续休整他的模具。
左右其实没有人,一直是容不得你喘息的日子在不断推搡你,但打败一个对手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入不了你的价值观逆袭万岁,你正常的人间烟火,正常的去处理一切问题。
但唯一不同的是,有志趣的人对这一切心里有数,他对周遭有确然的体察,他会像范伟老师一样双归雁明月珰,没事就去找属于他自己的拐杖和轮椅。
志趣一词并不遥远,它就脱胎于一个叫“爱好”的母体。
你别笑,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中国当代的年轻人是缺乏“爱好”的一代,注意,我说的爱好,是真的“爱好”。
不要用应激反应,仔细想想再回答下面这个问题:你的爱好是什么?
起码要有那么两三个,但不用多举,能举出一个“真正的”爱好就行。
现在咱们很多人找工作时都会投简历,简历里有那么可有可无的一栏,却一直存在着。
存在即合理,别让那看似没啥用的一栏里永远是零野人的士高。
你是人,不是机器,不是砖头,不是螺丝钉,你是气体,你是气体,你是气体。
别让恩格尔系数远高于你犯矫情的比例,别让任何人与事剥夺了你的志趣。
我最近面试了一位号称积攒了多年职场经验的老油条,问他工作两年后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
他很可怕地对我说:我变得更加成熟了,我现在发现,我就是一坨屎。
再牛逼的公司也受不起这样的谦虚,再怎么成熟也不需要你主动把头插进粪坑里。
看见他在爱好的那一栏里填的是无,我又想起了赵老师宁波精达,那个工资不多,处处失意的农村老师,我想起了那支从没听过的舞曲,王敏彤我想起了那支从没听过的舞曲,我想起了那支从没听过的舞曲……
我想起了那支从没听过的舞曲。
End.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简书签约作者。
微信公众号:韩大爷的杂货铺

版权所属,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大家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