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不思蜀啥意思今天农历三月三,看看祖先多浪漫-勇谈

今天农历三月三,看看祖先多浪漫-勇谈

今天农历三月三日,传统中的上巳(sì)节。多田薰
上巳节,最初是纪念黄帝的节日。相传三月三日是辕辕黄帝的诞辰,黄河流域的中原地区自古就有“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的说法。
1
“上巳”二字最早出现在汉初的文献中,《周礼》郑玄注曰:“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春秋时期上巳节已经流行,《论语》记载:
“暮春者,春服既成至强兵锋,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凤凰沟的春天。”
说的就是上巳节的情形。

汉代学者应劭对上巳节的起源和意义有过阐述:上巳节远在殷周时就已经形成,政府还专门设置女巫之职进行主持。因为此时正当季节交换,阴气尚未退尽而阳气“蠢蠢摇动”,人容易患病,所以应到水边洗涤一番。
所谓“禊”,即“洁”,“祓禊”就是通过自身清洁而消弥致病因素的仪式。
为什么要选在巳日呢?应劭解释说,“巳者,祉也”,既除掉致病因素,又祈求福祉降临,所以传统的上巳节在农历三月的第一个巳日,即春浴日。
三月三日上巳节与九月九日重阳节遥相对应,西汉刘歆在《西京杂记》里说:“三月上巳,九月重阳,使女游戏,就此祓禊登高。”二者一个在暮春,一个在暮秋,踏青和辞青也随之进入高潮。
2
战国时代,通过沐浴洗濯而以祈求达到消灾去病目的的风俗盛行列国;魏晋时期,上巳节逐渐演化为皇室贵族、公卿大臣、文人雅士们临水宴饮的节日,并由此而派生出上巳节的另外一项重要习俗——曲水流觞。

曲水流觞,就是众人坐于环曲的水边,把盛着酒的杯子“觞”置于流水之上,任其顺流漂下,停在谁面前,谁就要将杯中酒一饮而下,并赋诗一首想起老妈妈,否则罚酒三杯。
魏明帝曾专门建了一个流杯亭,东晋海西公也在南京钟山立流杯曲水。梁刘孝绰《三日侍华光殿曲水宴》诗曰:“羽觞环阶转,清澜傍席疏”丧尸生存手册。
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曲水流觞”活动要数东晋时王羲之与其友在浙江会稽举行的兰亭之会了,大家饮酒赋诗,论文赏景。王羲之挥毫作序沐浴盐僵尸,乘兴而书,成就了书文俱佳、举世闻名、被后人赞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
与“曲水流觞”类似,古代时上巳节这天在一些地区还有“曲水浮素卵”和“曲水浮绛枣”的习俗,即把煮熟的鸡蛋或红枣放在河水中,任其浮移,谁拾到谁食之。晋张协《禊赋》中对此就有记载:“夫何三春令月……浮素卵以蔽水,洒玄醪于河中。”
唐代时,上巳节成为全年的三大节日之一推理世界,节日的内容除了修禊之外,主要是春游踏青、临水宴饮。王维有诗《三月三日曲江侍宴应制》:
万乘亲斋祭,千官喜豫游。
奉迎从上苑,祓禊向中流。
这首诗写的雍容大气,首句就向我们介绍了三月三是唐朝一个非常重要的祭祀的节日,皇帝与大臣官员以及宫女们乘舟曲江之上欢庆的场面。不难看出,这是个举国同欢的日子。
喜庆的氛围总是能激发诗人的情怀,王维写的关于三月三的应制诗,还有《三月三日勤政楼侍宴应制》、《奉和圣制与太子诸王三月三日龙池春禊应制》等多首。王维激情澎湃地每年都来一首,也说明了唐朝人每年都在三月三这天共度联欢,生活之美好浪漫令人向往。

杜甫的《丽人行》: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描写了唐代士女在三月三到城南曲江游玩踏青的场景千金填房,对杨贵妃和随从们的身材神情描写的很是细致,穿的衣服用金银线镶绣着孔雀和麒麟,头上、背后、腰间饰物都是翡翠宝珠。还有笙箫鼓乐之中吃着山珍海味。
当然诗人在极度的克制中也有讽刺杨国忠兄妹奢华之意,子美真挚的情感反映了平民百姓的心态,诗中有节日盛景之外的嘘叹,更有对眼前盛世的深深忧虑。
3
春回大地三月三,柔情爱意到人间,上巳节又称女儿节,这一天才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情人节。
《诗经·郑风·溱洧》曰: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蕳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林贤珠,赠之以勺药”。
农历三月三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万物复苏,溱洧河边的姑娘与小伙子们手拈兰花狗十三 电影,芳香四溢,他们跳着舞,唱着歌,又一个恋爱的季节到了。
一个年轻的姑娘对小伙子说:“一起去吧!”
小伙子答道:“已经去过了。”
姑娘又说:“哎呀,再去一次吧。洧水之外的天地,宽广美丽可以欢快地取乐。”
于是,小伙子和姑娘尽情地游戏,并彼此互赠芍药。士与女在“三月三”这春情盎然的时日里,踏青幽会,互订终身。

《诗经》中有关情爱的国风部分,共162篇。三月初三这天,周天子率后妃亲往祭祀,斋戒沐浴,祭祀人祖。
每年这一天,上至天子诸侯,下至庶民百姓,都要停下劳作,穿上新衣,沐浴祭祖,然后踏青赏春,结伴游乐里昂黑帮,未婚嫁的青年男女更是节日的主角张雨菲,他们载歌载舞,自由寻找或约会情人。
那时候,恋爱是自由的,国家规定所有的年轻男女,必须到河边或田野去相亲,不相亲者有惩罚,而相亲者则给予土地等奖赏。
4
宋代理学盛行,上巳风俗日渐衰微,三月三日作为中国情人节的风俗淡出历史舞台,三月三日里浪漫的情爱、美好的愿景,以及曲水流觞的雅趣,几乎被洗荡殆尽。
今天,中国人的爱情寄托需要被2月14日西方情人节或者农历7月7日的七夕节所承载,其实七月炎热,汗流浃背,哪里是适合谈恋爱的季节。
民国时期,各地还留有三月三消灾除凶的风俗,如北京一带“三月三日,病创者多以长流水洗之”、江苏吴中地区“三月三日,乐不思蜀啥意思人家皆以野菜花置灶陉上,以厌虫蚁”、安徽寿春一带“三月初三日,士女多携酒饮于水滨,以禊祓不祥。妇女小孩,头插荠菜花,俗谓可免一岁头晕之病……”
时至今日,三月初三在西南一些少数民族地区,仍是一个隆重而盛大的节日。从云南大理的“三月街”和西双版纳每年三月举行的泼水节活动中,我们依稀还可看到古时上巳节祓禊之俗的影子。但在大部分地区,这个节日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回顾上巳节的文化传统,我们发现中华民族曾经是那样浪漫的一个民族,我们的先人在这一天嬉戏在美丽的河边,他们用行动告诉我们什么是自由的爱,什么是真正美好的生活。
那是民族文化的童年,是这个民族所拥有过的无限浪漫和活力。
三月三日这天傍晚,燕子飞时养兽成夫,新月弯弯,中唐大诗人白居易在庭院中饮酒,院落安静,台阶下临池塘,池水清清,平静无波,水照人影,胜如看镜;不远处的门口掩映在一片盛开的花丛前,如同挂着一幅美丽的花帘。
池胜看镜,花当下帘,眼前之景如同一幅画卷,白乐天挥笔写下一首《三月三日》留给后人无限遐想,留下一个民族和一个诗人在春日里最浪漫的美好回忆。
画堂三月初三日,
絮扑窗纱燕拂檐。
莲子数杯尝冷酒,
柘枝一曲试春衫。
阶临池面胜看镜,
户映花丛当下帘唯奥资本。
指点楼南玩新月,
玉钩素手两纤纤。

有温度,有深度
勇谈,只为独立思考的你

往期文章:
劝君莫吹贾平凹
陈忠实趣事——“灞桥老汉”吃面记
让“鲁迅”愤怒的鲁迅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