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外是什么意思今天,澳洲签证黑暗内幕曝光!20万申请者沦为政客筹码!有议员鼓吹“重现白澳政策”,要“最终解决移民问题!”!-ISSUE视界

今天,澳洲签证黑暗内幕曝光!20万申请者沦为政客筹码!有议员鼓吹“重现白澳政策”,要“最终解决移民问题!”樱空之雪2!-ISSUE视界
数以万计的澳洲华人并不知道
当他们焦急地等待着
自己签证审批的时候
一场风暴正在堪培拉上演
你最近是否申请了澳洲签证?
你是否感觉到审理周期无比漫长?
你不是一个人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自从谭保总理执掌澳洲以来,持过桥签证(Bridging Visa)等待移民的人数已经从原先的2.7万人暴增到了189000人!
另外,临时签证(TR)的持有人则暴增了107000人!

而过去一年里,澳洲政府发放了多少份永居签证(PR)呢?
2万份
20000/(107000+189000)=0.07!
也就是说,目前每100个申请者里
只有7个能成为澳大利亚的永久居民……

而剩下的93个人现在过着怎样的日子呢?
无法申请很多工作(澳洲许多工作只有PR/公民才能申请)
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读书(PR,公民的学费比外国人低廉很多)
不知道是否该帮家人办理移民手续(很多人想带家属移民,但自己的签证还没下,怎么帮家人?)
有人甚至不敢使用Medicare看杏林春满病,有了状况只能咬牙硬撑!(害怕被当做澳洲公共医疗系统的累赘,进而影响自己的签证审批)
还有的人不敢出国旅行,九霄云外是什么意思不敢回家,哪怕亲友与世长辞(他们担心自己一旦离澳,就会被挪到申请队伍的后面去)
一句话,生活在焦灼之中,因为不确定的明天而无比痛苦和彷徨……

曾经担任澳洲政府高级移民官员的里兹维(Abul Rizvi)称,目前的这种状况是“闻所未闻的”。
他在接受澳广(ABC)采访时表示,“当我负责该项目时炸鱼不粘锅,过桥签证持有人数达到3万就被认为出问题了。它是一种手段,在我们审理个人签证时,让申请人可以保持合法身份而已”
“这是一种权宜之计,然而如果过桥签证数量在增加,那就说移民部门无法快速处理签证。”
“然而,现在澳洲有将近20万人持有过桥签”
“这太可怕了”
一面,是签证申请人焦灼的等待
另一面,则是澳洲移民政策的反复变动,以及政治人物的来回扯皮
众所周知,自从去年以来,谭保政府的移民政策出现了多次大的变动,包括取消雇主担保期签证(457 Visa),建议修改父母移民澳洲签证等待时间,修改公民入籍考试内容清云梦悠悠 ,动议为入籍申请人设立英语水平强制标准,以及调高州政府担保移民评分标准等等……
更吊诡的是,明明已经积压了十余万份移民申请
增加人手处理还来不及
澳洲政府的应对方式
却是砍掉了355名负责相应工作的员工……

政府的下一张牌是什么?
移民们该怎么办?
没人知道
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
这些政策的变动
隐隐透出了对移民的抵触

山雨欲来风满楼,春江水暖鸭先知
这不,已经有人跳将出来,对移民开火了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
来自昆士兰州的议员Fraser Anning在国家议会演讲时大放厥词,他不但大肆攻击移民,宣称“澳大利亚最大的担忧是移民,尤其是穆斯林”水波风南,更大赞充满种族歧视色彩的“白澳政策”屈服心裳!

(议员Fraser Anning)
他抨击惠特拉姆工党政府在20世纪70年代完全取消了白澳政策。
“近年来允许涌入澳大利亚的大量人口是不可持续的,移民配额显然由历届政府一时兴起而定,没有考虑这些人所需的必要的基础设施或来到这里的人的同化能力,“参议员Anning说。
“众所周知,民族文化多样性会破坏社会凝聚力,而它被容许的程度在许多郊区已经上升到危险的水平巴哥正传。”
“我们需要全民公投,以此作为移民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
Anning的这段话看似针对穆斯林聚集区,并非直接针对华人,但了解了白澳政策和Anning本人的背景的人读完之后无不惊出一身冷汗!
白澳政策的起源就是针对华人!19世纪,大批华人移民澳洲淘金,白人殖民者们于是陆续出台一系列限制中国人移民的法案。到1888年,所有澳洲殖民地不再接受中国移民。第一任澳洲总理埃德蒙·巴顿更是宣称“人类平等的原则只适用于英国人之间金牌育胎师,英国人跟中国人之间则不遵循这条原则”!

(白澳政策期间一张抹黑中国人的招贴画)
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后,白澳政策更是被澳大利亚保守党(自由党前身)政府正式确立为基本国策,只许白人移民流入!
自此开始京城三少,梁佩诗澳洲华人被迫断绝和祖国的联系,彻底沦为被歧视和压迫的社会底层!
而他在演讲里所用的‘最终解决方案’一词
更代表着一段可怕的历史

“最终解决方案”是二战期间
纳粹德国针对欧洲犹太人的
系统化的种族灭绝的计划及其实施
希特勒把它称作
“犹太人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
并引致了犹太人大屠杀!
一个参与澳洲立法和国策制定的议员
在澳洲议会公然怀念迫害歧视华人的白澳政策
使用纳粹种族歧视的词汇针对移民
难道华人不应该警惕么!
当然,Anning议员此言一出
立刻遭到了澳洲政界的全面谴责

自由党和工党大佬纷纷驳斥
谭保称其“令人震惊”“澳洲容不下种族主义”
肖腾则称其为“种族歧视分子”“言论让人无法接受”
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Anning议员能进入澳洲最高权力机构
甚至发表这样的演讲
其本身就意味着他代表着一些人的利益
针对他的谴责和指控
又有多少能落到实处呢?
甚至,他所说的这些话
又何尝不是对澳洲政府近期
个别政策的重新解读呢重生慈航普度?
事实上,今日的澳大利亚,完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移民!
19世纪,最早的英国殖民者带来了律法和制度;欧洲移民带来了葡萄藤胡成中,维州和南澳一座座酒庄和农场拔地而起;中国淘金者则带来了农业技术,拯救了干旱中的殖民地……

而到了21世纪,大量亚洲留学生来到澳洲,他们在这里就读,带动了一所所高校的崛起和国际交流;毕业后他们在这里找工作,为澳洲提供了大批高素质的劳动力;其后他们在这里成家,买房,又促进了人口增长和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

显然青年汇佳园,Anning参议员和他背后的人看不到这一点
拒绝移民,关上国门蒋昌健,坐在矿山和景点上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全能囧爸,这种小国寡民的迷梦该醒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