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黎祠什么面相的男人,最会疼女人?第一个你绝对想不到!-超阅小说

什么面相的男人,最会疼女人?第一个你绝对想不到!-超阅小说萨博班

01:替身
夜深。
屋外大雪纷飞,东阁却一派撩人春意。
雕花大床吱吱作响,半掩的床帘里,隐约可窥见一对交缠在一起的身影。
“王爷,你……轻点五丁目衣舍。”
跪爬在床上的女子,浑身赤裸,双手被腰带捆缚在头顶,经受着身后仅仅撩开外袍的男人毫不留情的侵占。
虞长君动作一下比一下猛烈,眼神却是截然不同的冷冽。
他抓起女子尖削的下颚,“段竹心,本王早就警告过你了,不要去找琳琅麻烦,你将本王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段竹心压抑着破口而出的呻吟,“我……没有找琳琅的麻烦,她是我大嫂啊,我怎么可……”
“给本王闭嘴!”
段竹心话未说完,就被虞长君暴怒地打断。他身下的动作,越发冷酷无情,那不是欢爱,而是粗暴的鞭挞。
“谁是你大嫂?琳琅根本不爱段景,会嫁给段景,也是他用了卑鄙的手段。”
听着虞长君含着怒气和暴虐的话,段竹心只觉得一颗心,像被狠狠踩进了淤泥里。
程琳琅曾是虞长君心爱的女人,后来因缘际会却同段竹心的哥哥段景成了亲。
也是在婚宴上,十六岁的段竹心,对虞长君一见倾心。
婚宴后不过一月,边关急报,身为将军的段景带着新婚妻子程琳琅远赴边疆。
段景一直疼宠着段竹心这个妹妹锦绣芳华,知晓她心思后,离开前徐小稀,特意求了一道圣旨,让四王爷虞长君娶段竹心为妻。
那时,段竹心天真地以为得偿所愿。
但美梦,在新婚夜那晚,被酒气熏天的虞长君粗暴地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口里含含糊糊叫着“琳琅”时,碎成齑粉。
她甚至连替身都不是,只是虞长君泄欲的对象。
每次虞长君在床上都粗暴地从背后进入她,不愿看她的脸,企图将她当成程琳琅。
纵然这样,她依然奢望着某一天,虞长君能爱上她。可造化弄人,时隔三年,程琳琅又回来,她所有的隐忍和努力都成了笑话。
过去都缄默承受虞长君粗暴的段竹心,这一次再也承受不住了,争锋相对。
“不管程琳琅和我哥是怎样开始的,也不能改变她是我大嫂,是旁人妻子的事实。”这句话,段竹心几乎是吼出来的。
虞长君的动作猛地一顿,眼底酝着狂风骤雨。
他翻身从段竹心身体里退了出来,久久未有其他动作和声音伯爵千金。
段竹心松了口气,以为虞长君恼羞成怒,会放过她,却听背后传来虞长君低沉的笑声。
“还嘴硬,看来受的教训还不够。”虞长君整好衣服,沉声叫道,“将东西牵进来。”
门应声而开,段竹心刚想扯过棉被扯过自己赤裸的身体,见到门口的景象,伸到一半的手,蓦地僵住了姚美伊。
一个青衣小太监,手里牵着两条半人高,带着口套的大狗。
段竹心小时候被狗咬过,对狗发自内心感到恐惧。
“虞长君,你要干什么?”段竹心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细瘦的身子抖得如风中落叶。
02:主仆
虞长君凉薄的唇,挑起一个恶意的弧度,“你觉得本王想干什么?”
方才平静的两只恶犬,见到段竹心,发出低沉的嘶鸣,如若不是虞长君手里牢牢抓着缰绳,早就扑了过去。
“段竹心,方才我在你身上抹了脂膏,那种气味对这些饿了好几日的狗,无异于饕餮盛宴。”
虞长君不徐不疾地说,握着缰绳的细长手指松了又紧,仿若戏弄。
“虞长君,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段竹心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对她狠绝如此。
“为什么?”虞长君冷哼,“本王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今日去将军府做了什么事,你不会忘了吧。”
段竹心不懂虞长君话中含义,“我做了什么?我不过是念着大……”
“大嫂”二字,是虞长君的死穴。
话说一半,瞪着两只流着哈喇子的恶犬,段竹心还是咬牙改了口,“程琳琅身子弱,又下雪了,就送了厚实的被褥过去。”
“送被褥?”虞长君眼眸愈发的冷,“所以你就在被子里放了吸血虫!”
段竹心愣住了李富胜,“什么吸血虫翁云光?”
虞长君只当段竹心在演戏,牵着狗一步步朝她走近,自顾自地陈述她的罪行,“琳琅这些年跟着你哥在边疆吃苦受累,本就伤了元气,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她,你既然如此恶毒,那也体会一下失血蚀骨之痛。崔心心
“我没有!”
段竹心大声辩解,可虞长君已经解开了狗嘴上的口套,急切又血腥的狗吠声,瞬息充斥满了房屋。
“我没有害她。”段竹心不住地朝床角缩,语无伦次地说,“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你不能这么对我。”
虞长君恶劣一笑,松开了手,两条疾驰的身影,朝着段竹心飞扑而去。
段竹心猛地闭上眼,心底一阵绝望。
这就是她爱了三年,包容了三年的男人……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如期而至,甚至连让人心颤的狗吠声也消失了。
段竹心睁开眼,便见狗倒在不远处的血泊中,咽喉处插着暗箭。
而应该在偏房里的丫鬟玲儿,此时跪在一旁。
玲儿是段景一手培养出来保护她的丫鬟,武艺奇高。段竹心知道是玲儿救了自己。
虞长君盯着玲儿,长眉倒竖,“段竹心,这就是你的好丫鬟,真是无法无天了。”
段竹心怕虞长君为难玲儿,扑通一声跪倒了地上,“求王爷放过玲儿,玲儿是无辜的。”
“她是无辜的?难道琳琅就不无辜,你们主仆二人对她下狠手的时候,怎么没放过她?”
虞长君字字句句,皆是刺骨寒意。
段竹心知道多说无益,此时此刻,她说什么,虞长君都不会相信她的。
她咬了咬牙,卑微地哀求道:“王爷,是我的错了,你放过玲儿吧,此事同她无关,她什么都不知道。”
“奴婢一人做事一人当,所有的事都是奴婢做的,求王爷不要为难王妃。”玲儿抢白,顿了顿又说:“王妃是将军唯一的妹妹,现今将军战功赫赫,深得皇上器重,望王爷不要为难王妃。”
虞长君当然听懂了玲儿话里的威胁,怒极反笑,“好好好,真是主仆情深,既然你这么忠心,那本王就成全你。”
03:求药
玲儿被侍卫拉了出去。她没有反抗,望向段竹心的眼底,都是担忧。
段竹心的眼泪,猛地落了出来。
她膝行到虞长君面前,扯着他的衣摆,头一下重过一下地磕在地上,血色染红了额头,“王爷,求你放过玲儿。”
虞长君倨傲地俯视她,眼眸冰凉,声音却温柔得很,“王妃快起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九黎祠你那个哥哥追究起来,本王可担不起。”
段竹心猛地一瑟缩。
这么明显的嘲讽,她不是听不懂。虞长君恨段景夺他所爱,根本不会放过与他相关的人。
她突然后悔了,后悔因为好奇虞长君的心上人如今是什么模样,而去了将军府探望。
虞长君看了一眼她沾满血污的脸,皱了皱眉。
从前这个女人都是整洁精致的,何曾见过她如此狼狈的模样,心底涌上一股莫名的烦躁。
“段竹心,你最好祈求琳琅平安无虞,不然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虞长君扔下这句话,大步走了。
大开的门扉,涌进凄冷的风雪。段竹心就那么一动不动跪坐在地上,望着门外的寂寂黑夜。
晨光微露时,侍卫将破布一样的玲儿,扔在了门口。
段竹心愣了一瞬,飞快地扑了上去。
玲儿紧闭着眼,嘴唇红肿破裂,身上全是各种咬痕,掐痕,下身更是触目惊心。
“畜生。”段竹心握紧拳头,声音嘶哑。
玲儿比她还小上两岁,她一直将她当做妹妹看待,虞长君怎么能让人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
玲儿受伤严重,高烧不退,段竹心请了大夫来问诊。
诊完脉后,大夫摇头:“这位姑娘,身心受了不小的创伤,本来喝几服药就慢慢会好起来的,但独独少了最重要的一味寒食草。”
“我去找。”段竹心急忙说,她不信一味小小的草药,她翻遍京城还找不到。
“找不到的沁水政府网,寒食草本就数量极少,前几日全城的药草已被全送到将军府给将军夫人调养身子了。”大夫如实说道,“王妃可以去将军府寻几株。”
将军府。
段竹心本不愿来的。
情之一字上,她本就彻头彻尾输给了程琳琅,加之虞长君的警告还历历在耳,她恨不得离程琳琅远远的。
可看着玲儿毫无血色的脸,她咬了咬牙,还是来了。
“竹心妹妹,你这次来,又有何事?”
程琳琅掀开后室珠帘,走了出来。一身黑色狐皮大氅,衬得她的大病初愈的面庞,白皙明艳。
这黑色大氅,段竹心认得,是虞长君的。
一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日日夜夜,那两人拥在一起缠绵,段竹心就觉得心口上,像被刀戳剑刺,痛得她直不起腰来。
她强按下心涩,扬起一个笑,“大嫂韦斯琴,我此番前来是为两件事,一是来求几株寒食草。”
程琳琅在软塌上坐下,慢悠悠地饮了口参汤,才问道:“二又是什么?”
程琳琅既不答应也未拒绝的态度,让段竹心很疑惑,但还是顺从地说了下去,“二是……竹心想同大嫂解释,那被褥中的吸血虫,不是我放的。”
“你是我大哥的结发妻子,我们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害你。”
04:离开
程琳琅面上带着温柔浅笑,却久久未说话。
段竹心急了,“大嫂,你相信我。”
每一声“大嫂”出口,段竹心都觉得难受。这个女人背着她大哥,和自己夫君暗度陈仓,她却只能忍辱负重地装傻充愣。
“我相信。”程琳琅放下汤碗,冲段竹心招了招手,“竹心,过来,我有话同你说。”
程琳琅坐着,段竹心附耳过去听她说话,只得半跪在地。
程琳琅勾了勾唇,欣赏了片刻她屈身的模样,才凑近她耳畔低声说:“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因为……那些虫是我自己放的。”
段竹心摇晃着站起,背脊一阵发凉。
她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这就是她哥嘴里温婉善良的好妻子,是虞长君心底念念不忘的白月光。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段竹心看着程琳琅弱柳扶风的模样风流小医仙,许久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
程琳琅眼底透出一瞬的冷芒,“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想和阿君在一起啊。”
“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大哥?”
段竹心不敢置信,这个女人竟然会坦白说出这么有违伦常的话。
段景念着她身体弱,专程送程琳琅回京城疗养,她就如此回报段景的。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听闻此话,程琳琅猛地站了起来,眼眸含了恨意,“是他先对不起我的……”
段竹心还未明白她话中含义,程琳琅忽又婉莞尔一笑,“你想要寒食草,我可以给你,不过,我要你立刻离开阿君,离开王府特搜战队!”
窗外,寒风凛冽,雪雾纷飞。
四肢百骸都像被寒气冻结了,许久后,段竹心才僵硬地开口,“好,我答应你。”
入夜。
段竹心在房里收拾东西,只等玲儿好了,便离开。
三年了,在王府三年,她以为会留下许多痕迹。直到此刻,看着收拾好的小小包袱,她才恍然明白,原来属于她的东西,真的是寥寥无几。
就连回忆,也只有虞长君冷冽无情的眉眼,和发泄似的折辱。
忽然,房门被一脚踢开了。
虞长君浑身戾气地站在门口,沉声质问:“你想去哪里?”
呼吸猛地一窒,看着那个爱了多年的俊美男人,段竹心忽然生出些期许。
夫妻多年,知道自己要离开,他会挽留吗?会舍不得吗?
可下一瞬,期许成了奢望。
虞长君逼近她,一耳光狠狠落在了她的脸上。段竹心没有防备,被他扇到在地,后腰磕在桌角,痛得钻心。
“段竹心,你真是好恶毒,不仅抢了琳琅的寒食草,竟然还敢动手打她,现在还想逃跑。”虞长君一双眸子,冷若冰霜,“你真的以为本王忌惮段景,不敢动你么?”
段竹心愣了一瞬,嘶声大笑,眼泪汹涌而出。
看来她还是太天真了,以为程琳琅只是想得到虞长君,现在看来,她分明是想要毁了她。
“你笑什么?”虞长君拧着眉,盯着仿若疯癫的段竹心。
“你就这么相信程琳琅?你就真觉得我如此狠毒?”段竹心拭去眼角泪水,盈盈眸中尽是绝望。
虞长君听了她的质问祁东房产网,不知为何有些动摇,可想到从前与程琳琅两小无猜的那些时光,立刻笃定道:“这个世上,如若只有一人能相信,那只能是琳琅了。”
只能是琳琅了。
这话,将她最后一点眷恋粉碎殆尽。
“好,我退出,求王爷让我离开王府。”段竹心仰头望着虞长君,平静地说:“……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不离。”
......

长按识别二维码抢先看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