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浩宸今天不想装逼,只想跟你们慢慢描述那晚我“濒死”的感觉-笔下苍生而已

今天不想装逼,只想跟你们慢慢描述那晚我“濒死”的感觉-笔下苍生而已

前天晚上,我经历了一次濒死的梦。
这次不想装逼,所有的感官过于真实及细腻,以至于我的大脑好像是认为我真的死了,才能让我体会到离死亡如此之近的时候整个人的感觉。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如果认为我不过是自己在吓唬自己,希望您高抬贵手,赶紧退出页面,以免我们互相恶心。跪谢!
其实昨天我就想记录下来这个感觉的,但说真的,我的大脑好像一直在逃避回想当时的所经所历,每次一具体回想,就会整个人发虚,会反胃恶心。
因为毕竟是在梦里,所以想先跟大家达成一个共识——正常情况下,人在梦里不会真的死去。其实这点在《盗梦空间》里说的很清楚(《盗梦空间》这部电影绝不是纯属虚构,里面有太多的理论是基于科学现实的),人如何判别自己是否在做梦?
第一,无论你现在是在看书,刷微博还是玩游戏,回想一下你此时此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在做此刻在做的事情。如果你完全可以回想起来一整条时间线,刚刚去了什么地方,都做了些什么,然后怎么样又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做着现在做的事情,那么可以确定,你是在现实中,而非在梦里。
(Ps:这一点也可以确认最后小李子回家之后抱起儿女假面骑士响鬼,是真实的,因为他有一整条完整的时间线——他去坐了飞机,过了海关,出了机场,坐上车,回到家,而不必一直纠结最后旋转的陀螺图腾究竟停没停。)
第二,试图跌落。从高处坠落,若有失重感,则你是在现实中,如果在梦里的话,这样的失重会让梦境结束。
第三,便是死亡。在正常情况下,人在梦中是不会死去的。有一些在睡梦中真的死去的那部分人,是属于身体机能有极重大的缺陷的,不属于我们探讨的“正常情况”。马上要死的时候人一定会突然醒来。这里说的“马上要死的时候”不是说死亡的过程,而是可以造成死亡的事件即将发生的时候。
比如达式常近况,有人一剑刺向你的喉咙,这把剑刺过来的过程中,但还没有刺进你喉咙的时候,你认为这一剑会让自己死亡,这样的恐惧就会让自己直接醒来了。
但是有些个别情况下,人在梦中可以接近死亡。
比如,继续刚才的例子,一把剑刺向喉咙,刺过来的过程中依旧没醒,在这把剑直接刺进了你喉咙的时候,这时候就会醒了。其实这个时候并没有算是接触到死亡,而是在刺进喉咙的那样一个节点的瞬间,你认为自己死了,于是你醒了。
最后于浩宸,就是有极少的人会在梦中处于“濒死”这样的阶段。刘欣美
继续刚才的例子,那把剑刺进喉咙的瞬间,与彻底死亡的时刻,中间一定是有时间过程的,并不是剑刺进来的瞬间人就死了,中间会有一个意识的涣散与消失,身体机能的停止这样的一个过程,而在这个过程里,才算是“濒死”。
今天想跟大家描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濒死”的感觉,我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从意识涣散,到极近消失的这个过程。
因为是梦,所以我还是要先介绍一下这个梦的场景——没错,就是我刚才举的那个例子——被一剑刺喉的——就是我的梦总裁残情毒爱。
我们有三个人,暂且以我和A,B两个人来称呼万浩郦城。不知为何一开始我仨有仇,但后来出现了共同的敌人于是我们三个先联手对外——安内必先攘外。结果成功了,此时我们三个就决斗打起来,A用的是那种算是长剑还是细刀的,刀刃大概有60-80公分长,宽3厘米左右,前头不是全尖的,我刚刚试着百度了一下,发现这就是一把标准的乾坤刀!

完全一模一样!!!跟梦里完全一模一样!!!但我之前是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刀的。
B用的就是长柄的刀,感觉很像是朴刀(读pō)。但我也百度了一下,没有非常恰到好处的图片,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但总是不太贴切,接着我又找了找,终于找到了!↓↓↓

原谅我实在找不到实物图,这是叫“陌刀”,好像也是唐刀的一种,直接搜索“陌刀”出现的就很五花八门,但我梦里出现的就是这样的刀。
A和B两人都有武器,但不知为何我没有,三人决斗现在最关键的是我要先搞一件兵器过来。然后又不知怎么着我就和B是抢起来了还是我俩合作的,我们两个四只手抓住刀柄在挥舞,我总觉得自己使不上劲儿,我们一下一下的挡住A的进攻,A也没办法搞定B,这个时候有一个空档,A的乾坤刀正面刺过来,被B按下去,因为我站在侧面,我脑子里就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我是A的话,这个时候我就会直接朝我这边再刺过来,肯定能刺中。
就在此时此刻!!我的这个想法还没有想完,A就直接刺过来了!!!一刀刺进了我的胸腔,是胸膛正中间的位置,我一下就懵逼了,心里想着“果然”,手却示意他停下来,嘴巴里说着“等下等下”,好像是在跟A商量似的。但A并没有给我任何机会,直接一刀刺来卢金泉,把刀直直的刺进我的喉咙,刺透。
我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气管软骨和颈椎被刀刺透的咔咔声,就好像两个人在打架之前按一按手指来示威,把手指挤按的啪啪响一样。气管和颈椎断掉的声音很脆,但又不是刺耳的清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声音是从颈椎直接传递给耳朵的,所以听起来还有一些厚重感,显得没那么轻浮。
当即我便倒下了,开始感受死亡。
可能是速度太快来不及感觉疼?还是有感觉到疼但也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接下来就感觉不到了?我不知道鸭子舞视频,反正没有痛感,眼前全部黑了,你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你的意识知道你所处的周边环境,我倒在一个阶梯上,自己现在倒下的样子自己也很清楚,但什么也看不见。
接着就感觉自己的眼睛和大脑(可能是头)开始膨胀,就像得了严重的浮肿一样开始扩大,自己懵逼逼的,接下来马上就是坠入黑暗,但也不是黑暗,就是什么都没有的那种虚无,思维要沉进去了,就好像是你非常非常非常困的时候,一不小心突然放松就沉进去睡着了一样那种感觉。
然后你的大脑知道你要死了,它很清楚现在这个状况一定是活不下来的,于是就开始下达放弃呼吸的指令,就真的是让你“放弃呼吸”,脑子里就明白不用再呼吸了,我现在就是在死去了。
有时候电视上演,快死的人说自己我不行了balabala的,我没有体会那种慢死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四书五经六艺,但是这样的快死,自己的思维是很清楚自己确实不行了的,所以完全不对你有任何指令了,而且会直接告诉你放弃呼吸,不要呼吸了,你就要死了,没用了。
其实这个时候并没有出现自己的一生啊什么的,也没有回想哪些自己的遗憾和舍不得的人和事情,什么都没有想了,全部的想法就是大脑给出的信息——你要死了。
更多的时间是在体会死亡的迅速来临,意识开始消失的那个沉进去的感觉。在一瞬间意识的某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还会有一丝念头一闪而过,就是这次我能不能大难不死?接着一闪而过就没有下文了。
会有一点点害怕,但没有很害怕,更多的是坦然,因为自己大脑给出了信息就是让你坦然,反正事实定了,大脑相信你一定要死了。
没有痛感,没有恐惧,没有平生的画面在眼前浮现,没有遗憾以前未曾做过的事与未曾爱过的人,有的只是眼前的黑暗,思维的虚无,以及头脑的肿胀扩散,意识沉浸泥淖,好像是一个装满水的气球从高空丢下来,落在一个满是钉子的砧板上,气球炸裂,水花一瞬间扩散,整个过程用万分之一的速度在慢动作播放,这些水就是你的意识,等完全散开平铺在地上的时候,就是一切最终结束的时候。
这些感受到的东西看起来很多很复杂,好像经历了很长时间一样,其实不是的,这些感觉全部都是在一瞬间涌出来,我写的多只是想尽可能的把所有的感觉描述清晰,这些感觉存在的不是先后顺序,而全都是并列出现的。
我的大脑告诉我放弃呼吸,我也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明白自己就要死去了。
我的身体开始出现窒息感,这时我却冒出了一点点小的想法,就是再吸最后一口气。但说真的,我想吸这最后一口气并不是想活下来,而是心里也告诉自己说我再吸这最后一口气,就安稳的死去了,完全没有认为自己还有会活下去的任何的可能性。大脑其实还不愿意让自己浪费这个时间徐谟佳,好像吸这一口气没有必要。即使这样,我居然也没有感到有绝望,全部都是坦然,坦然,坦然,听天由命,顺其自然上官午夜,接受死亡。
我吸入这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因为气管及颈椎的断裂,我可以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吸气的艰难及脖子处的漏气。就好像一个超大功率吸尘器工作的时候,前头却连着一根喝可乐的小吸管。
但就在这口气吸到大概一半的时候,我就好像开始出来了,那种感觉就是“出来”,我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形式的本体出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来,也不知道自己出来之后的一切一切,但这个时候的那种感觉就是“出来了”。
此时我在现实中自己便开始苏醒,而正是这个时候狗徒,感觉是更神奇的。因为大脑好像在那瞬间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大脑已经断定我是死了,但现在好像又不是死去了的状态,我能感受到大脑自己本身的惊讶与混乱,好像大脑是另外独立出来的一个人,我用另外一个大脑来感受它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感觉,它好像完全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没死。
然后这个时候现实中的我自己本身也同样就会觉得,啊?我是已经死了吗?还是怎么样又活过来了?在那一段时间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完全是一个飘渺的无思想状态。
但过了大概两三秒左右,自己就明白了原来刚才是做梦。这个时候首先感觉到的是惊讶:天哪,我刚刚是已经接近死亡了吗?接着更多的就是心有余悸,然后自己还要确认似的看一下胸口有没有刀,再摸一下脖子是不是完好。
这个时候就开始感觉胸腔巨憋,窒息一样的感觉,好像刚才没有呼吸一样,然后就开始感到惊恐和后怕,想着刚才要是真的听从了大脑的指令,没有吸最后那口气的话,是不是自己在现实中也会真的死了?
醒来之后的我好像头脑依旧不清醒,大脑不知道在干什么,但却总是不给我下达指令,我只能看着天花板,一动也不能动,好像这个现实世界依旧还是一片虚无一样,我不知道想什么,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就这样躺着,动不了。
也许自己莫名的想要再呼吸一口气就是所谓的求生欲望吗?所以一个人在濒死的时候,他仅存的意识真的会决定他究竟是死是活吗?但如果所有人在最后的那一刻都是一样的话,我依旧体会到所谓的“最后一口气”并不是自己主观的“求生”,而是一种莫名其妙不知为何又完全没有理由一个动作,因为那个时候好像大脑所有的指令都指向放弃,大脑不让我动,大脑不让我呼吸,大脑就让我整个思维和意识开始朝虚无里沉进去,我根本都不知道为何我会呼吸最后一口气,这些都是运气?还是命?
而且我同样不知道的是,我最后呼吸的那一口气是不是因为我在做梦,所以身体最后一定会让我吸那一口气?
亦或者是如果我真的没有吸最后那口气的话通亚物流软件,我究竟是在梦中感受死亡,还是现实中的我一样也会窒息呢?
但就目前我的感受来看,没有什么痛苦,剩下的全部都是对于自己的未知。
我的那个装满了意识的气球,从高空坠落到插满钉子的砧板上,在炸裂之后,水蔓延开来,还没有停下。
但若意识真的消散,思维之水蔓延完毕停下来了的话,那之后呢?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