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艳茹什么样的女生会让男生念念不忘?-墨香小说

什么样的女生会让男生念念不忘?-墨香小说

  陆明第一次看到高兰屁股的时候,是在一个大房子里。
她站在明亮的窗户面前,修长婀娜的曲线就好像高级花瓶魔岛迷踪,流畅光滑得想让人摸一摸,品一品。
当时她正在调整有点紧的内衣,完全没有意识到家里来了个人。
她撸起上衣,整个光滑白皙的后背露了出来,红艳艳的内衣,在她雪白的皮肤上不仅没有显得俗气,反倒像一朵娇艳的玫瑰。
调好肩带的长度后,她又扶了扶胸前沉甸甸的圆球。
陆明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不敢说话,怕尴尬。
但高兰嫌热,忽地把长裤一脱,露出了又薄又透的内裤,股沟正对着陆明,清晰极了。纤细的两条大腿,连接着若隐若现的黑色森林,陆明又咽了一口口水。
“哎,今天真热……”
高兰嘟囔一句,玉指勾了勾内裤,弯下小蛮腰,要继续把内裤脱了一世彪悍。
内裤一脱的话,
那岂不是看光了?陆明惊得立马转过身,终于开了口:“你好,是高姐姐吗?”
原以为这个女人会惊讶,但她却很淡定:“哎,来了?你是陆明吧?”
“是!”陆明点点头,紧张地搓了搓手:“张叔说,姐姐这里有工作,让我来找你。”
陆明是一个农村娃,高中文凭,但胜在长相清秀,长得高大。
他是被邻居张叔带到城里来的,说有一个既赚钱又体面的工作要介绍给他。
张叔在老家里本来也算穷人,但是出去两年后,回老家就变得可风光了金庆皓,西装皮鞋,头发精精神神的,珂兰葵尔瑞还有一辆几十万的奥迪,十里八乡都说他赚了大钱,是做大买卖的。
所以张叔要带陆明去大城市的时候,陆明父母高兴得要死,那么多人求着张叔带,张叔都不愿意,现在就愿意带陆明,不是福气是什么?
陆明就这样来到了繁华的城市,刚一到,张叔直接给了高兰的地址,让他来面试工作。
“工作?姐姐?”高兰大大的眼睛亮了亮,随即大声地笑了起来,银铃般的声音分外地悦耳:“哈哈,你那张叔骗了你呢!
来,转过来看我。”
听到高兰的嘲笑,他的脸都红了。他转过身来想问清楚,却发现高兰连上衣都脱了,红色奶罩包裹着浑圆的胸部,摇摇欲坠。
她丢下手里的衬衣:“我是一个空姐,你说,我能给你什么工作啊?”
“我……”陆明见她越走越近,脸色通红。
“还有,叫什么姐姐,我昨天还是你婶婶呢。不过,今天就不是了。”
陆明一愣,张叔的老婆他见过的,就在乡下,五大三粗,满脸黄斑。现在这年轻貌美的女人,只比他大上三四岁的样子扶川。
陆明紧张极了,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身上紧致的肌肉,让高兰微微一笑,满意地道:“老公,你张叔把我转让给你了,现在,我就是你的人了。”
见陆明被吓得都不敢说话,高兰抖了抖高耸的乳房:“老公,我最近涨奶,你替我按摩一下。张叔说,他专门教过你的温凉珠 。”
“姐姐……我想你搞错了。”这女人靠得越来越近,陆明的手都抖了。张叔昨天是教他按摩了,但是没说过是给女人那个地方按摩。
高兰哪里会会听他说什么,人渐渐地贴在他身上,隔着衣服,他都能感受到她内衣下的两个小圆点,还有她两腿中间突起的小山丘……
陆明的身子底下一阵滚烫,搭起的小帐篷被她紧紧地压着,好像要嵌入她的小山丘一样,他羞耻地转了转身子:“对不起……婶婶,我先走了。”
“走?你叔都把我转给你了,你身为婚姻承包人,既然接下了我这个单子,反悔是要赔钱的,按照合约,你得赔我十五万。”
陆明长这么大微策略,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一世为臣,怎么赔?
高兰看到他惊愕的表情,嘿嘿一笑,道:“在这里,你是我老公,我们可以恩恩爱爱地过。
出了这个门,你就赔钱吧。”
“什么叫婚姻承包人?”陆明一脸懵逼。
“哟?张叔没和你说?”高兰轻轻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给陆明科普了一下婚姻承包人。
原来,婚姻承包人方山子传翻译,是专门为那些有钱又富裕的寂寞女人准备的,比如女人想要体验一下婚姻生活,或者想要换一个老公,只要出钱,就能选到各种款式的男人当自己的老公。
婚姻承包人就是干的就是做老公这个活,只要女人出钱了,婚姻承包人也看得上眼,便可接单,两人组成虚拟婚姻,享受另类刺激的生活。
“咱们可都是签了合约的,你不想赔钱,就留下。”高兰眉梢含笑,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勾人的气息。
“那……好吧……我留下学乐云教学。”
陆明的脸都快红成一个小番茄了,他低着头看着地面,根本不好意思和高兰对视。
见他终于松了口,高兰清脆的嗓音柔和了起来
:“老公,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高一的时候谈……过。”
“做过吗?”
高兰如此直接,于艳茹陆明更不好意思了,他摇头:“当时……不敢。我就在外面蹭了蹭。”
但哪怕是蹭蹭,女人下面那种滑润的触感,让他回味至今,那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以后你可以和我做了,来,叫一声老婆听听。”高兰妩媚地一笑,这次这个羞涩的小鲜肉,竟然让她有种初恋的感觉。
陆明红着脸,生硬地叫了一声:“老婆……”
一个温凉的香吻宁都州人网,重重地落在陆明的脸上洛奇小册子,吻得他全身发麻。高兰微微一笑:“喏,这就是改口费。来,我这里难受得很,你得帮我按摩。”
她指了指胸前两个白嫩的大球,然后像一只猫优雅地躺在了沙发上。更像一个砧板上的肥嫩的肉,让陆明恨不得咬上一口。
她内衣下两个粉红的点,似乎有一些白色的汁水一点点渗出来,
把红色的内衣都濡湿了。
“这是怎么了?”陆明见她眉心都拧着,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高兰妩媚的眼神暗了暗,胸前的刺痛,让她难受极了:“你一定以为我是随便的女人,其实我只是需要一双男人的手,先把我内衣解开……”
“好……”看着红色内衣下两个高耸的白色乳房,陆明吞了吞口水,颤抖的双手第一次解开女人的胸罩。
他如此虔诚,就好像进行神圣的晚宴仪式。而高兰的娇躯,直挺挺地躺着,就好像一道美味的菜,正等待他下手。
“老公快点……难受……”高兰娇柔地哼一声,陆明便彻底解开了她的奶罩,两个大胸就这样弹了出来。
女人的胸部,应该是软软的,香香的。
而高兰的胸,似乎有点硬。陆明宽大的手掌,轻轻地覆盖在那硕大的圆球上,好滑,好嫩。
“疼,轻点。”可是一碰,高兰就哼了一声,修长的大腿不自觉弯曲了起来,陆明快要看到她双腿中间的黑色风光。
陆明脸一红,特意转移视线低头道:“没有用力呢,
我再轻点。”
“害什么羞文安大众论坛,现在你是我老公,你就看着我的奶就行了,哪个地方揉过或者没揉过,你不看怎么知道?”高兰温柔地一笑,把他的头轻轻地转过来。
他的脸离巨胸那么近,他嘴张开的话,都能含住那个粉红色的樱桃。
可是高兰现在似乎的确难受得很,他强忍着下身的膨胀,两只手揉着她有点发硬
的乳房。
男人手掌的温度,是炙热的。他的手掌在光滑的乳房上来回地揉动,高兰一开始还咬着牙哼唧两声,后来神态越来越放松。
陆明也能感受到,这两个白晃晃的球,好像又大了一些,软了一些。
他的手指在农村干活久了,指尖有点粗糙。在摸着的过程中,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高兰的小樱桃,这粗糙的触感,就好像带有按摩功能的嘴含着一样,让高兰瞬间媚眼如丝,呻吟了起来:“嗯……好痒……”
“怎、怎么了?”陆明紧张,两只手下意识又轻了一些。这又像一片羽毛一样,划过了高兰的乳房,引起她一阵颤栗,弯曲的双腿又伸直了,还夹得紧紧地。
陆明哪里懂得她的激动,手停了下来:“老婆,哪里不舒服?”
“没,你继续。”看到他眼睛里面的关心,高兰竟然有一点感动,听着他那一声老婆,她的心里柔情似水。她看着自己的双球揉得滚来滚去的,已经很久,没有男人的手在身体上这么放肆了。
她仰起头,享受着这一刻。乳房越来越热,刺痛逐渐减去,此时一股白色的奶汁冒了出来,吓得高良一愣:“老、老婆,这是?”
见他慌得不成样子,她立马从沙发上坐了,托起自己的大乳房,将那樱桃塞进了陆明的嘴里。
“唔!”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