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交通技师学院什么样的女人,会让男人越睡越上瘾?-哎呀阅读

什么样的女人,会让男人越睡越上瘾?-哎呀阅读

这是一间私刑房。
房间的正中架着一口沸腾的油锅,里面上下翻滚的肉块被炸的半熟,散发的肉香几乎盖过了房间里浓浓的血腥味。
雪千歌衣衫褴褛的蜷在墙角,露在外面的皮肤布满各种刑具留下的伤痕,被乱发遮了一半的脸上一道狰狞的烙痕,一只眼睛也被烙伤,那只仅存的眼睛紧紧盯着油锅,目光惊疑不定、惶恐不安梅世彤。
以折磨她为乐的云仙芷今日过来,没打她也没辱她,只当着她的面架上这油锅,填了木炭,一块一块的将一大包血淋淋的碎肉丢进去炸。
不愿意相信心中所猜想的,雪千歌看向门口处,端坐在描金祥云纹檀木椅上的云仙芷,嘴巴几经张合,才发出颤抖的声音:“那里面是什么?”
“大胆!”侍立一旁的宫女芳兰斥道,“对贵妃娘娘说话竟然不用敬称,你以为你还是皇妃吗,现在你不过是个贱婢,一点规矩都不懂!来人,好好教教这贱婢什么是规矩!”
立刻有两个阉人应声上前,一个抓住雪千歌的头发强迫她抬起脸神兵天下,一个挽了袖子,结结实实的抽起巴掌。
只挨了几巴掌,雪千歌的脸就高高的肿了起来,挨了十几个巴掌后,口中不断的冒出鲜血,若不是抓着她的阉人使劲掐着她的太阳穴,只怕她已经晕过去了。
云仙芷欣赏够了,才拂了拂妆满珠翠的堆云髻,无趣似的道:“好了,规矩以后再慢慢教,本宫可没那么多时间在这儿教她学规矩。”
“是,娘娘。”两个阉人停下来,把她往地上一扔云南交通技师学院,退回墙边去了。
雪千歌跌趴在地上无力起身,眼前一片昏花斑驳的光影,在刑房的这一个月,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若不是想救姐姐的执念撑着,她早就撑不下去了。
“贵妃娘娘,”雪千歌喘息着,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发出口齿不清的低语,“求娘娘告知,那、那里面究竟是什么?”
云仙芷挑起精心描画的眉,似惊讶非常:“雪千歌,你不是说过永远也不向本宫低头么?本宫还当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尾音是浓浓的嘲弄。
雪千歌张了张口,一口鲜血没忍住呕了出来。
云仙芷笑出了声,眼中满是怨毒的快意:“雪千歌,你抢了本宫的正妃之位时,有没有想过今天会落到这个下场?不仅儿子死了,姐姐被打进死牢,还连累的舅舅一家流放边关,所有跟你有牵连的人都不得善终。雪千歌,你就是个扫把星,丧门女!”
明明是她先进的府,先有的身孕,结果却是这贱人先生下儿子,让她只能一直屈居侧妃之位,每天赔着笑脸做小伏低,还要做出姐妹情深的样子。殿下为了哄得这贱人乖顺,每个月大半都耗在这贱人房里清补凉配方,让她苦苦守了两年的空房。
这就罢了,好不容易等到殿下坐上龙椅,这贱人也得了报应,她却只能做个贵妃,都怪这个贱人,父亲说就是因为这个贱人没死,皇上才有借口驳了立她为后的折子,这个贱人生来就是存心挡着她的路,简直罪该万死!
云仙芷皎洁如月的脸蛋有一瞬间的扭曲心之航海图,很快又恢复成清雅高贵的模样,目光瞥了眼油锅里已经炸的金黄的肉块,迫不及待想看看这贱人的反应了。
“你不是想知道这油锅里是什么吗?”云仙芷恶毒的笑,“本宫就告诉你,今天就是你姐姐,雪、千、舞行剐刑的日子,本宫怜你思姐心切,特意让你见她最后一面,你可别辜负本宫一片心意,好好与她道别……”
云仙芷后面说了什么,雪千歌已经听不到了,她的世界整个寂静下来,天旋地转中口考网,只剩剐刑两个字不断在她耳边盘旋,像丧钟的哀鸣,一下下敲在她的心脏上。
这时油锅里的油沸腾到极点,哧的一声,一小块肉末从锅里溅出,正好落在雪千歌的手臂上,立时烫出一个水疱道县教育网。
雪千歌如梦初醒,却是从一个梦魇堕入另一个梦魇。
“姐姐!不!姐姐!”雪千歌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手脚并用的爬到油锅前天线宝宝玩水,伸手就去油锅里捞。
不知是谁倒吸了口冷气,一屋子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她徒手将所有的肉块一块块捞出来,就连云仙芷都忘了先前的怒气。
最后一块肉被捞出来时,雪千歌的双手只剩下走形的指骨,残留的滚油还在骨头上嗤嗤作响,她却似感觉不到痛一般,绝望的看着一地金黄的熟肉。
她的姐姐,从小替她挨继母责骂,长大替她嫁人冲喜,入京替她进宫选秀,为妃后不断替她奔走算计……
她自以为受尽二皇子千般钟情、万般宠爱,只为了讨得他欢心,利用亲姐栽赃陷害进谗言,无所不用其极帮他剪除异党,结果他却为了拉拢云家,将她丢给云仙芷折磨,将她的儿子扔给云仙芷照顾,活活病死在荒院。
而姐姐,得了二皇子一句清君侧,八十一条罪状昭告天下为世人唾骂,不仅千刀万剐不得好死,还要落到油锅里滚炸郭碧婷出柜。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雪千歌猛然凄厉大笑起来,“君习玦,这就是爱上你、信任你的代价吗?!”
鲜血像决堤的潮水,止不住的从她口中流出,片刻就在地面上汇成触目惊心的一汪,像是她全身的血液都流了出来。
惨白森森的脸,妖艳猩红的唇,布满血丝的眼,身下一片腥浓的血泊,这一刻的雪千歌看起来就像阴司界爬出的厉鬼nisiss。
云仙芷受惊的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彭程程嘶的一声裂帛响,身上的流彩百鸟朝凤云缎宫装被划出一道口子,织金的凤凰正好被断去了头部。
云仙芷大怒,就要命人教训这总是给她不痛快的贱人,雪千歌突然把视线转到她脸上,嘴角噙一丝妖艳的冷笑:“云仙芷,我的下场你看到了,等你没有了利用价值,你猜君习玦会怎么对你?”
云仙芷面容猛的一僵,声音失了之前的优越得意,倏地拔尖:“你这个贱人,敢诅咒本宫!给本宫打天尊猎艳记!打死这个贱人!”
两个阉人拿起杖棍罗南基汀,对着雪千歌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乱打,很快就打的她血肉模糊,雪千歌整个人趴在地上,口中还在断断续续的发出森森的冷笑。
云仙芷狠狠捏着手帕:“给本宫堵住她的嘴!”
“等一下!”芳兰喊住要往雪千歌嘴里塞巾帕的嬷嬷,献上毒计道,“娘娘,不如把那些肉塞进她嘴里,看她还敢不敢诅咒娘娘!”
“对!”云仙芷两眼射出狠毒的光,“全部让她吃光,一块都不准剩!”
雪千歌惊恐的挣扎,两个阉人立刻麻利的制住她,嬷嬷拿起一大块肉就要往她嘴里塞。
“云仙芷你这个毒妇……”雪千歌喊了这么一句,就被卸了下巴,一块接一块的肉不断的往她咽喉里塞,不断的滑进她肚子里。
啖食姐肉的痛苦冲击着雪千歌的神经,击碎了她最后一丝支撑的气力,两行血泪顺着毁容的脸颊流下来,雪千歌瞠大眼睛咽下最后一口气。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她在心中狠狠的发下毒誓,君习玦,云仙芷,我死后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未完待续
↓↓↓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观看更多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