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广快速路今天,国家公祭:当警世钟声沉沉地敲响……-诗婷

今天,国家公祭:当警世钟声沉沉地敲响……-诗婷
点击▲免费订阅!
关注「诗婷」教你科学美容、健康养生!


国家公祭:当警世钟声沉沉地敲响……
今天,我国第五个法定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81年前的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

12月13日,一个滴血凝泪的日子,一个善良民族伤痛的记忆,一个三十万冤魂哭泣成冰雨的国殇。
扬子江畔,紫金山下,六朝古都荟萃着华夏文明的灿烂,像一颗璀璨的星辰,闪耀着瑰丽的光芒。

唐风明韵晕染着古城人古朴的情怀,清闲的生活,像秦淮河水一样,脉脉地流过。
春日,乌衣巷口紫燕呢喃;夏至,大雨把明城墙上的藤萝,冲洗成一条条绿色的瀑布;秋风起了,中山陵的红叶,就像金币一样,叮叮当当地坠落;雪晴的日子,梅花山上 ,像彩霞一样梅花的惊艳,与赏梅人绯红的笑靥掩映。

婴儿吮吸着母亲的乳汁,甜甜地笑着;夫子庙攘攘的人流,熙熙地闹着;青天下白鸽亮亮的弧线,还是那样优美地舒展着……一切都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宁静,仿佛是莫愁湖里那泓潋滟的波痕。
然而,这些幸福着的人事,这些写意着的自然,却于民国二十六年12月13日,飞灰湮灭。光华门在炮火中轰然倒塌,古都在日寇的铁蹄下呻吟,呜咽着的江水已经被鲜血染红……三十万条无辜的生命啊,在罪恶子弹的攒射中变成尸山血海。

遍地腥云,满街狼犬,六朝古都,转瞬间变成人间地狱。
拿着滴血的屠刀,刽子手们在狰狞地笑着,人类的尊严、国际的法则、人性的怜悯、社会文明的底线……在战争狂人的狞笑声中哭泣。

八十一年过去了,岁月的风雨,早已把斑斑血迹楚楚呻吟洗去,江南的冬天,阳光还是那样和暖地照耀着,昨天的苦难,似乎已经退隐于参天的楼群的背影里。
可是,当警世的钟声沉沉地敲响,屈辱的记忆又被清醒地唤起。京广快速路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铭记国耻,才能让民族的自强不息的精神,永远在炎黄子孙的血管里滚涌,澎湃,沸腾。

△日军将失去战斗力之中国军人反绑双臂、集体杀戮后掷入水池中。池水被鲜血染红,此池中遗体达300余具。

△江边的屠杀

△日军在南京将中国青年作活靶练习刺杀

△ 南京三岁儿童被日军枪杀

△ 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村濑守保拍摄的南京下关长江边尸体堆积的场面。
窒息的金陵城
小毛毛、小毛三、小四子
……

这份遇难者名单的背后,
是一个个小小的孩童,
他们长什么样子?
笑起来又是什么样呢?
我们已经永远无从知晓,
他们的生命永远停留在,
1937年的那个冬天。

南京!南京!
这是一段让人不忍直视的惨痛历史,
也是一段让人激愤的历史。
每每触及,
每每落泪神武九天。
岑洪桂:眼睁睁看着弟弟被活活烧死
1937年12月,日军火烧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父母带着我和二妹、二弟逃出火海。当时未满2岁的三弟在屋内睡觉,日军阻止父母返回屋内,三弟被活活烧死。
我当年13岁,日军将我推入火海,腿部被烧伤,至今留有伤疤。
常志强:妈妈临死前,还在给小弟弟喂奶。
日军在攻城时疯狂轰炸,很多人被炸死烧死三京画本。我们姐弟六人随父母逃生时,最小的弟弟小来九尾搜搜,还在吃奶。在逃难中,我母亲抱着小来,被日本兵一刀刺中胸部,母亲还不肯放下弟弟,接着又被刺了一刀,母亲倒在血泊中。
这时,四处逃散的另外3个弟弟全部聚拢到妈妈身边,抓住日本兵又撕又咬,被一刀一个捅死。满身是血的小来拼命哭喊,我把他抱到了妈妈面前。妈妈这时已不能讲话,只是使劲地把衣服拽开马西莫斯,小弟弟便趴到妈妈身上吃奶。妈妈的血还在流,我用尽力气替她捂着伤口,捂着捂着,妈妈头歪了过去。
佘子清:日本兵不分男女老幼,逮着就杀。
1937年12月13日,日本兵从中华门打进南京后,不分男女老幼,逮着就杀,许多人逃到长江边,日本兵很快就追过来,惨无人道地用机枪扫射逃跑群众,江水很快变成了红色。
当时,我父亲侥幸逃到了江北,留在家中的母亲却被日本兵残忍地杀害了幻梦唯心。路上到处是层层叠叠的尸体,男女老幼都有,惨不忍睹。有一次,我被一群日本兵抓住,他们用手枪朝我的头上猛砸,血流满面。
骆中洋:我亲眼看到日军持续10多小时的屠杀
12月13日早上6点,我们被日军带到了三汊河边,那里已有黑压压的一片人,估计有两万多。残忍的日本兵在作恶前竟然问:“你们愿意选择哪种死法清夫人,机关枪、步枪、还是刺刀?”日军最后决定用刺刀,也就是杀人比赛。
很快,几个日本兵把我们按顺序排成行,第一排的人被带到一处空地,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日本兵突然举起刀,砍下了他们的头。我们都惊呆了,人群一阵骚动,但谁也不敢乱跑,一离开队伍就会被站在高处的日本兵用机关枪扫死。很快读唐诗歌曲,第二排,第三排人纷纷倒下……这场屠杀从早晨直到傍晚,没有停过,河边的尸体堆成了山。
我趁乱爬到河边,躲了起来。天黑后,日本兵离开河边,我才敢爬出来。当时,四周全是尸体,血腥味刺鼻。看到不远处的岸边有很多渡船,我便走过去,想找个渔民家避一避。可走近一看,满眼是横七竖八的尸体。
仇秀英:妈妈在我眼前死去
1937年12月13日,我们一家人躲到离家不远的地窖里。下午妹妹喊饿,我妈带着我和哥哥爬出地窖,回家做饭。刚打开门,就来了四五个端着长枪的日军。冯天魁他们抢光了东西jd塞林格,又从哥哥身上搜出钱包,然后开枪了。
子弹从我妈前胸射入,又从后背飞出,打伤了我哥哥的肩膀……虽然当时我只有7岁,但这一幕永远忘不了。看我妈身上的棉袄都被血染红了,我哥哥不顾自己受伤,一边叫我快往地窖跑,一边拉起我妈,连拖带扯,一起滚入不远处的地窖中,将地窖门从里面堵死。但这几个鬼子并未就此罢休,他们又点起火把,不停地从地窖的一个小洞口往里塞。我们几个人,立即被烟熏火燎,难以忍受,但没一个人敢出去。过了一段时间后,外面的鬼子终于走了,我父亲这才打开地窖门。再一看,我妈因为失血太多,已经咽气了。

夏淑琴:那一天,我失去了7位亲人。
1937年12月13日,约有30个日本士兵疯狂砸门,房主刚打开房门就被日本人开枪打死了,房主太太上前质问也被打死了。
父亲就跪在士兵们面前,恳求他们放过我们,但父亲随即被枪杀。
妈妈抱着1岁的妹妹被日本兵从桌子下拖了出来,小妹被日本兵用刺刀扎死,母亲和两个16岁、14岁的姐姐被日本兵奸杀。外公和外婆试图保护我们,也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
当时,我和4岁的妹妹藏在床上的毯子下面。日本兵用刺刀朝毯子乱扎,我被扎中了三刀,昏了过去。
那一天,我们姐妹失去了7个亲人,成了孤儿。我带着妹妹在这间屋子呆了14天,白天躲在角落的桌子下,到了晚上,才敢出来找吃的。当被老人堂(敬老院)的老人发现时,我后背上的刀口已经化脓。

还有更多的人
在刻骨铭心的伤痛之后
用亲身经历为史留证

300000!
这,
不只是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数字,
而是一个人,
加一个人,
再加一个人
……
隔着八十一年的岁月,
似乎还能听到痛苦的叫喊,
还能看到一张张哭泣的脸。

一朵朵洁白的菊花,参差于黑色的海洋,默默,仿佛是天国的灵魂们盛开的花朵。每年的12月13日,他们会歆享着神圣的祭奠,于钟声中袅袅升腾的香烟,正如人们的哀思,低徊婉转,不忍逝去。

就在本月初
两位大屠杀幸存者
94岁的陈广顺、赵金华
与世长辞

截至12月6日
今年有2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
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而日本右翼势力直到今天
仍否认南京大屠杀
妄图洗脱加害罪责

日本APA酒店老板元谷外志雄,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日军慰安妇的存在。
有些人忘了
我们不能忘
历史不会因亲历者的老去而终结
真相不会在施暴者的抵赖中消失

近年来
我们不断完善相关法律
《南京市国家公祭保障条例》等规章
向歪曲、抹杀历史真相的行为亮剑

国家公祭日设立五年
经历的伤痛和不屈的抗争会提醒我们
这强大,来之不易
这和平,来之不易

放眼世界
谎言、杂音也磨灭不掉人类的良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南京大屠杀档案
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松冈环、张纯如等国际人士
用青春和生命修补被撕裂的记忆
还原战争残酷的真相

今天的中国
再也不是1937年的中国
我们终于能够坚定捍卫国家权益
中华民族再也不会任人宰割、饱受欺凌

今天,2018年12月13日
我们以国家的名义祭奠
无论你在哪个城市
如果听到鸣放警报声
请停下来
为遇难同胞低头默哀1分钟

铭记
不只是民族的悲怆
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
纪念
从不为宣扬复仇的怨念
只为许下复兴的心愿:
勿忘历史,珍爱和平!
振兴中华赖文峰现状,吾辈自强!
健康护理,美丽呵护,诗婷与您有约桃色名单!
诗婷官方微信号:shiting-bjjg
或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一键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