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韶彩陶坊今天上帝需要一位绝佳的诗人,就把他带走了-花田大叔

今天上帝需要一位绝佳的诗人,就把他带走了-花田大叔


现在,
您在墓里头,您的诗篇在外头,
将颂于世人之口毛发苔藓,融于万世千秋。

图文编辑:腻腻 /
音乐:周笔畅《片羽时光》







大叔有话说:
今天大叔在看微博时,看到了台媒的报道,台湾文学家、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享年89岁黄曼凝,代表作《乡愁》、《白玉苦瓜》等关西无极刀。
突然感到有些悲戚,那个斯文到骨子的古老中国,好像离我们越走越远了。
记得小时候,大叔经常会读余老的诗歌,每一次读完都会把它抄写下来。
《致母亲》这首诗龙之峰帝人,是大叔最喜欢的一首阿旗贴吧,现在的本子里,还保存着这首诗,“今生今世,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第一次,仰韶彩陶坊我不会记得,是听你说的;第二次,你不会晓得人头饭,我说也没有用。”
这是他写给母亲的一首小诗,现在读来,心里依然还会有很大的感触。
在他眼里郑家尧,家乡裂土美利坚,大陆,母亲,一直是他情感的寄托所在步鑫生,就在今年4月份,现代快报记者还曾专访余光中老先生,他在和记者聊起家乡南京时,还“秀”了南京话,还说希望能再回到家乡看看。而今天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著名哲学家帕斯卡曾说:乡愁是人类最高贵的情感!你用诗歌告诉我们,再高贵的情感,人类也需要得到故乡的慰藉啊!
“酒放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这是你对李白的最好诠释,也是后人评价李白的版本里,我最喜欢的一版。
可能是今天上帝诗性大发,需要一位绝佳的诗人和他对弈瑞之清,看着你好,就把你带走了,我们虽有不舍史来贺,可还是希望你能在另一个世界,故土回归,万事顺遂耀一法师。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天外魔境。先生之风,山高水长。魂归母亲,一解乡愁!
先生走好,马子跃可惜在你有生之年台湾还没有回来。
现在,乡愁是一个坟墓,你在里头了,放心,我们在外面,帮你看远东狂人,看台湾回来。
——END——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阙清子,欢迎分享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