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鹏仇媛媛-若为女子,淡妆相宜-新锐散文

仇媛媛|若为女子,淡妆相宜-新锐散文


新锐散文
一个有性格的公众号
新锐散文
坚持“尊重名家,不薄新人”的办刊理念。
感情求真,思想求深地球之盐,角度求新,
视野求广,语言求美。
请支持如下稿件:人性之美、大爱情怀、乡愁、
亲情友情爱情、生态情怀、性灵自然等。


若为女子,
淡妆相宜
作者:仇媛媛
昨天随夫君一道去了他弟弟家,看望在那儿的我的婆婆。
我们到了他家的院子,迎来的是弟媳美子。她是个很讲究的女子,头发高绾,唇红眉黛,今天她上身穿的是黑色紧身圆领衫,腰间系的是一袭拖地长裙,你很难将她的形象贴到家庭主妇一栏里。
我们进了客厅,一切是那么光洁齐整,我的目光滑过桌子、凳子和沙发。如果主人不介意的话,我的一大爱好是参观人家的居所。美子骄傲地领着我先到院子里的厨房,我忙将鞋子换过来,美子说不用,外面跟屋里一样干净程氏爱鸟,每天都用井水冲洗。厨房里桌子、厨具泛着清洁的光泽,所有的东西都归到了应在的位置上,引得我赞不绝口。
她又将我引到楼上华府新桃园。因是盛夏,他们都搬到楼下住了,但楼上两个卧室和一个客厅,也是整洁如新伊藤夏帆,不受尘埃半点侵。就在我疑惑时,她说梁海山,每天她都要上来抹一遍的伍建章。
这么热的天也是?
每天都是!
勤哉,美子段黄巍!
到了楼下客厅潮州音字典,我自然是当众将美子大赞了一番。
有一种女子,能将家和自己都收拾得光鲜亮丽。就像《诗经·桃夭》里说的: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李家找了个好媳妇啊!
这样的女子会给外人一种错觉:只会描眼画眉魔鬼作坊,陈凯师哪懂居家过日子?

仿佛会过日子的形象一定是:麻苎衣衫鬓发焦,满面尘灰烟火色。勤劳的秉性都写在脸上了嘛。
我有个同学,在校读书时,勤奋刻苦,省吃俭用,衣衫简朴,脂粉无施。临毕业时,她竟收到许多求爱信,弄得其他女生都“圆睁着近视的眼睛”,当然有不近视的。
若干年后,她向我解密:某某说自己家贫弟兄多,感觉她能耐清贫会打理,过日子是把好手。
她果然是把好手,就是仍不施粉黛。弄得另一女同学,每次见面都要送她好多护肤品,努力要把他拉进脂粉队伍里休掉撒旦总裁。
有一种女子在外面给人的感觉是清水出芙蓉,浑身上下都是气质。你就会联想她的闺房,当然指她的家,一定是芝兰盈其室,蘅芷绕其门了吧。可未必。
我见过不少这样的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而知其室的人言:家里简直乱得不能进。
这落差又让人睁大了疑惑的眼睛。看来这些女子眼里只有自己喜妻洋洋,没有家居史蒂文元。属于“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我的意思是说,她对自己眉毛画得弯不弯,是能看出来的,对自己汗毛剃得净不净,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可就看不到锅碗瓢盆、扫帚拖把之类。
她们是为照耀外面世界而生的,一般都是大美女。既然美,就想到外面听赞歌,赚回头率,于是放心地把家交给了那个叫“老公”的人。
还有一种女子,你若看她的形象去评价她,她就亏了,因为形象没透露出她有什么赞点。我以前有个同事,当时也就四十出头吧。穿着平底布鞋,剪着齐耳短发,手像胡萝卜,脸像红苹果,是一副地地道道的乡村大妈相。
有回她跟我说:唉,老了!
我惊问原因。
那天她在收拾实验仪器时,有两个女生也在现场摆弄。一个说:哪有火柴?
另一个道:问问那个老奶奶吧。
把我同事说成老奶奶了。不讲究的她,却讲究家,她的家就像清水洗的一样明净。我经常到她家里坐,水泥地拖得锃亮,小桌子擦得锃亮,可就没把自己弄得鲜亮。她的眼睛能看到家里任一处犄角旮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尘埃,可就看不到一个大活人——自己。她一有时间就擦拭家具和地板,就是不明白女人为什么要擦脸,还要涂口红。
常常有一些不施粉黛的女子宣言:素面朝天。
关键你还能不能素面朝天。素也有白净的意思夏河洛洛,是说你若够白净,不妨素面朝天。像苏东坡的侍妾朝云,人家是“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这才有资格素面朝天。而黄脸婆不能起这个哄,你总不能搞个黄脸朝天吧。自己的不修饰,就是对别人的残忍,因为已经让人目不忍视了。
女人要经常照照镜子。毕竟“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把自己收拾好了再出门,也是对自己负责。
我跟朋友聊天时,也常提到韩国、日本、香港、台湾等地的女子,不论多大年龄恐怖谷理论,当然指成年,晨起的第一桩事是: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林敏君。然后再做家务,或是出门上班。

其实韩日都是跟咱们学的苏三说歌词,香港、台湾是保留了弄妆的习惯。传说中的花木兰,一做回女儿身,就到闺房里弄妆。那个庐江府小吏的妻子刘兰芝——一个勤劳的家庭主妇,也是保持着美妆的习惯。别忘了,在古代女性的代名词可是“脂粉”“粉黛”,这都是化妆用的东西。与其认为这是“贱称”,毋宁将其看作特性,是一种性别的必备,只是在某个时代,擦脂抹粉被误解为腐化。
那年去韩国,我亲眼看到路边一个扫垃圾的老太太,竟是粉面朱唇,这对我震动很大。
女子,一个劳动的老年女子,当真要修饰自己吗?依我看,一定要。
这是一种态度,往高处说叫素质。
我们到商场购物,看到导购员都是讲究形象的,觉得商场的档次一下子就上去了,品位也出来了。而菜市场卖菜的大妈们,可不去弄什么女儿妆,蓬头黑面,说话粗声粗气,把个性别都弄丢了,就冲着凸显性别,也要弄妆梳洗勤。
有的女性认为老了还弄什么妆啊何俊鹏,弄给谁看呢,老了就要有老的样子。
老的样子就是丑吗?越是老越要修饰,不然真惨不忍睹了。老了也是美,皱纹也是美,可不代表干巴巴、黄兮兮、黑乎乎的样子就是美。适当修饰是替自己留住美,也是留住最后的自尊五柳村网站。
苏东坡说西子湖“淡妆浓抹总相宜”,而作为一般的女子,不必浓抹,淡妆就相宜了。“菱花淡淡妆”,我喜欢这句的“淡淡妆”。
女人,无论你是哪一种:居家的、职场的,年老的、年少的,清贫的、富贵的,出门前,请不忘修饰一下自己。往小处说,谁让咱们爱美呢;往大处说,咱可都是大国女子,走在大街上宏迪吧,要有个形,有个样辛达代报,可不能让人小觑了咱。

仇媛媛,网名飞絮飘影,安徽寿州人。中学高级教师,市级学科带头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二届全国“十佳教师作家”,获“淠河文学奖”(散文)、“中华杯”全国文学大赛一等奖(散文)、淮南市“十个一工程”奖等。
创作散文、小说、诗歌、剧本200余万字,已出版散文集《飞絮飘影》《大观园群芳谱》《走在文化边上》《来生做一株木樨花》。《飞絮飘影》曾两度作为作家出版社精品图书在《文艺报》(2010年1-3月份)上推介蒙马特遗书。《走在文化边上》获“文学创作图书专著奖”。
新锐散文∣一个有性格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投稿邮箱:hebeilli@163.com
合作纸媒:西岳评论散文版
主编:刘莉
微信号:buxiangxin6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