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身甘为孺子牛什么样的女.领导让男下.属无法拒.绝--全球美食手册

什么样的女.领导让男下.属无法拒.绝?-全球美食手册


深夜,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里一片肃静,谢东涯一个人无聊的坐在外科办公室里昏昏欲睡,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
“谢医生”。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粉色工作服,长相甜美的小护士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走了进来。
小护士名叫米雪,长着一张纯情到极点的脸蛋花魁女帝,刚刚上班几天,米雪便成为众多光棍的追逐对象,谢东涯也对她有着不少的想法。
“是小雪呀,你怎么了?”
见是外科的护士花,谢东涯的脑袋一下就变得十分清醒,笑呵呵的看着走进来的米雪。
“谢医生,我感觉有些头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帮我看看吧。”
谢东涯今年二十一岁,长相只能算是不丑,跟高富帅基本沾不上边。像他这种三无人员基本上是没有女人会看的上眼儿,有靠近护士花的机会谢东涯又怎能放过。
如果时机把握的妥当,没准还能摘掉自己戴了二十来年的处级帽子!想到这里谢东涯急忙站起了身,一只手搭在小雪的额头上。
“恩,略微有些发烧,我想应该帮你听听心跳,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问题。”
谢东涯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听诊器,虽然这不是外科的活儿,但能帮美女听心跳,就算是妇科的活儿谢东涯现在也照样能干。
小雪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更让谢东涯心动不已。
正当谢东涯满满靠近时,窗户那里传来“哐当”的声音,一个身着黑衣的老头破窗而入,手持一把像是短剑的东西,直指米雪。
“妖女,还要作孽吗,今天我便要替天行道。俯身甘为孺子牛”
话音一落老头便轻轻一跺脚,随即高高跃起,短剑瞬间就到了米雪的头顶。米雪见老头一剑劈到,一把将谢东涯推开,随即身子一晃便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开门便跑了出去。
而老头见米雪逃跑也没停留,仗剑便追,只留下谢东涯傻傻的看着大开的木门。过了好半天谢东涯才反应过来,骂了一句。
“这是什么情况?”
八点钟,谢东涯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走出医院。昨晚的事情让他十分郁闷,不仅被那穿黑衣服的老家伙破坏了自己的好事,而且他打碎的玻璃还要自己赔钱。
一想到这里谢东涯气就不打一处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妖女。分明是那老头看自己泡MM不爽,又或者米雪根本就是他的私生女,要不然那老家伙怎么会急的从窗户蹦进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谢东涯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反正那个丰满.脯的副主任李彤已经说要扣自己的工资了,如果能找到那老头的话,这钱得让他出草原大地懒。
谢东涯不是本地人,房子也是租的。在楼下吃了顿不太像样的早餐,谢东涯爬到了楼上,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昨天晚上一夜没睡,此时谢东涯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但当他走进屋子的时候顿时就惊在当场,因为那个一身黑衣的老头子正坐在他家的破沙发上,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看。
“恩,果然是纯阳之体,怪不得那妖女会找上你。”
见谢东涯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黑衣老头微微一笑,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块。“坐吧,傻站着干什么?”
“这是我家。”
瞪了老头一眼,谢东涯才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在老头对面的椅子上,说道:“老爷子,我不管你是干嘛的,昨天晚上你弄坏了我们医院的东西,你得赔钱九龙虫。”
完全忘了老头是怎么进到自己家屋子里的,谢东涯现在只想让这老头把玻璃钱留下。自己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块的工资,赔完那玻璃那后半个月他连泡面都吃不起了吴智敏。
而且这老家伙昨天晚上还坏了自己的好事,要不是考虑他还有个武器没拿出来,谢东涯都想直接把老头衣服里的钱都掏出来。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
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谢东涯,老头自信凭自己这身打扮怎么看也像是个武林高手。而对方丝毫不对这个感兴趣,一进门就问自己要钱。
“你爱谁谁,关我毛事,赶紧拿钱,要不我就报警了。”顿了一下,谢东涯看了看依旧完好的窗门,狐疑的看了老头一眼。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有办法进我家都不弄坏窗门,干嘛要把医院的玻璃撞碎呀?”
微微摇了摇头,老头叹了口气,也不理会谢东涯的吐槽,缓缓从沙发上站起,在屋子中开始踱步。
“那妖女乃是古武者的败类,专靠吸取男人精.华提升功力,若不是我昨晚出现的及时,恐怕你现在已经精-尽人亡了。”
编,接着编,这老丫没准是脑科医院里跑出来的,要不然怎么会胡言乱语的。这特么都是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了。妖女?你怎么不说她是狐狸精呢。
见谢东涯一脸不信老者也只是微微一笑,这种事情普通人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看来自己得露一手,要不然这个小子肯定以为自己是个老神棍。
“小子,你看好了。”
朝谢东涯嘿嘿一笑,老者轻轻抬起一只手,随即谢东涯便看到老者的手上升起一团小旋风。那小旋风呈淡灰色,在老者的手心不停的旋转。
“看到了吗,这就是内家劲力,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可化气为形,你……噗!”
老者话还没说完便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喷出足有几米远,射在了对面的门上。接着老者便颓然倒地沁洋,脸上表情不断扭曲,显然他现在是不太好受。
“老爷子,你这可不行,演魔术都演吐血了,我还是把你送医院去吧。”
虽然这个老头让他赔了不少钱,不过看到老者吐血谢东涯还是心里一惊,急忙走到老头近前。
但当他看到老头的脸色一点点变黑心里更加惊诧,虽然他只是个实习的医生但谢东涯也能看出这老头是中毒了,而且毒性十分强烈,要是抢救不及时估计就得交代到这了。
“我次奥,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见老者呼吸越来越急促,谢东涯也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抓起老者的手就想把他扛到背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出了人命谢东涯可付不了这个责任。
“不用……去医院了……我已经……快……不行了南城香!”
阻止住谢东涯的动作,老者艰难的说了一句。随后就见他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拿出个布袋,一只手伸进布袋之中,拿出一对眼球般大小的紫色珠子。
“小伙子……求你帮……帮我找到这对神瞳的主人朗朗与检察官,那……我死也……瞑目了。”好像使出浑身力气一般,老者将那对紫色珠子塞到谢东涯手中。
“我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个,赶紧让我送你上医院,要不然……”话说到一半谢东涯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老者已经没有了气息。
“老爷子,老爷子。”
谢东涯拼命的晃了晃老头已经没有了气息的身体,他没想到老头这么快就上了西天。作为医生,死人他倒是不怕苏幼珍。但这老头死在了他家里,要是被其他人知道自己可就说不清楚了。
摇晃了半天谢东涯见老头没有任何反应,知道他已经是死透了。谢东涯无力的坐到了地上,看着手中那对紫色珠子,心里想着该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
而就当谢东涯两只眼睛看向紫色珠子的时候,两颗珠子居然释放出淡淡的紫光。随即那两颗珠子化作两道紫色光芒,“嗖”的一下飞到谢东涯的眼睛里,谢东涯只觉得双眼一痛,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谢东涯醒来的时候感觉双眼有些发胀,随即揉了几下,眼睛才舒服了许多。缓缓睁开双眼,谢东涯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紫色。
“这是……?”
谢东涯有些不明所以,刚刚那一瞬间的事情发生的太快,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过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镜子,谢东涯顿时就呆立当场,因为他的眼睛全部变成了紫色。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了?”
望着镜子中那对泛着紫光的眼睛,谢东涯有些不知道所措。从昨晚到今天早上他连续经历了两件怪事,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怪的事情。
一个会变魔术的老头,还有什么妖女。现在他的眼睛又变成了这个样子,换成是谁谁都会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老头谢东涯急忙转过身子,但他却惊奇的发现老头已经消失了。刚刚还躺在那里的老头已经不见了踪影许银川棋谱,地上只有一个布袋子和一个可以称之为短剑的东西。
“什么情况?”
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就好像做梦一般,谢东涯怀疑自己现在就是身在梦中。使劲的掐了一下大腿谢东涯当时就疼的跳了起来,看来这一切都不是梦,那么老头去了哪里?
可能只有一种,那就是老头根本没死,趁着自己刚刚昏迷的时候走掉了。一想到老头没死谢东涯顿时就长出了口气,自己总算是不用去跟警察解释是怎么回事了。
思想一放松谢东涯顿时就感觉一阵困意袭上心头,也顾不得眼睛是什么颜色,谢东涯爬到床上,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谢东涯足足睡了一天,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从床上爬起来谢东涯第一时间就跑到了镜子面前,见双眼还是紫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便弄了点吃的凑合了一口,谢东涯将老头留下的东西拿到了床上。把布袋子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风雨无极,除了一枚龙眼大小,看上去像是丹药的东西还有两本十分破旧的书。
一本上面写着太极拳,另一本写着医经两个字。
“太极拳?我擦,不是张三丰创的那个吧?”
随手翻了几页,谢东涯将那拳谱扔到一边,随后拿起那枚龙眼大小的药丸,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也让他扔到了一边。
但他是学医的,对医经倒是十分感兴趣。那医经是手抄本,只是看了一会儿,谢东涯便沉浸到了其中。
“唉!这眼睛变成了紫色,要是被别人看到还不把我弄到研究所里切片去呀。”
看了一阵医经,谢东涯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悲哀的想着。看来以后出去得带着墨镜,要不这样非把别人给吓坏不可。
由于眼睛不是很舒服谢东涯看了一会儿医经便又睡了,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但等到他醒的时候却什么都没记住。
一看已经七点钟,谢东涯急忙从床上跳起来。快到上班的时间了,他可不想迟到。赔了玻璃自己的工资已经所剩不多,要是再被那个丰满脯副主任扣钱,那这个月他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洗漱了一番谢东涯急忙下了楼,随便买了点早餐一边走一边吃着。刚走出小区他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从马路对面急急忙忙的往他这边跑,而这时恰巧有一辆车子从她侧面冲了过来,速度十分的快。
“小心点。”
没有丝毫犹豫,当谢东涯看到那辆汽车的时候就跑向了那个高挑美女,随后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
就在美女刚要发飙的时候那辆车子呼的一下从她的身后飚过,美女顿时倒吸了口冷气。如果不是眼前的人拉了自己一把,说不准自己已经变成了车下的亡魂。
“谢谢你。”
看着眼前的墨镜男美女低声说了一句,而谢东涯还死死的抱着美女,始终不愿意放手。
“那个……你可以放开我了。”
见自己说了一句对方毫无动作,美女又低声说了一句。听到对方的话谢东涯才悻悻的放开手,抱着美女的感觉真好,长这么大,他是第二次近距离的跟美女接触,昨天晚上是第一次。
“呵呵,不用谢。”
打了哈哈,谢东涯挠了挠后脑勺。虽然是救了对方一命,不过谢东涯倒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不管换成是谁也不能看着一个花样的少女成为车下之鬼,这事没什么大不了。
“你救了我的命,我没什么可报答你的,这块玉就送给你吧,如果你以后需要我的帮助,可以来找我。”
毕竟是救命之恩,女孩的心里对谢东涯还是十分感激的。从怀中拿出一块四分之一扑克牌大小的玉牌,放到谢东涯手中。
本来谢东涯不想要人家的东西,齐慧娟但玉牌一入手他就感觉到一片冰凉猛鬼霸王花。而且从玉牌刚一触碰到他手的时候就从玉中飘出一丝白气,直接飘到了他的眼里。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感觉有东西进了眼睛,谢东涯感觉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刚揉两下他便感觉眼中一片冰凉,十分的舒服。
随即他便长大了嘴巴,眼睛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女孩,因为他发现他能看见女孩的全部了!
“你怎么了?”
女孩见谢东涯傻傻的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她最恨的就是色-狼,眼前的男人完全一副猪哥相,让她心里升起了一丝的厌恶,刚刚的救命之恩也淡了不少。
“哦,没什么凌海天气预报。”
听到女孩的话谢东涯眨了眨眼睛,发现女孩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一身天蓝色的长裙好好的穿在她的身上。
“难道刚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想到女孩那玲珑有型的身材,谢东涯眨了眨眼睛,发现又能看见女孩的全部倾城之恋灵希,当他不去想的时候女孩就又恢复了原样。
“我次奥,难道我有了透视的能力?”